近年来盟科技人才工作深入实施“草原英才”工程和人才强盟工程,牢固树立人才是第一资源”的理念,坚持以柔性引进高端科技人才为目标,进一步改进工作方式,加大创新平台建设,深化产学研合作,完善创新服务体系,不断优化创新创业环境,为全盟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人才和智力保障。

一、科技人才工作基本情况

按照“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原则,局充分发挥统筹协调和桥梁纽带作用,积极鼓励和引导企业加强国内外科技合作,通过签署院盟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建立厅盟会商制度等搭建各类科技创新平台载体,截止目前,我盟已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2,自治区级科技企业孵化器2家,自治区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1家、院士专家工作站3家、新型研究院3首都科技条件平台京蒙合作站2先后培育和建立了自治区级民营科技企业25家、企业研发中心和企业技术中心 15家、创新型试点企业2家、知识产权试点企业2家、特色工业产业化基地1家、众创空间4等科技平台累计柔性引进各类创新型科技人才155人,其中博士88硕士42三区人才支持计划获批选派人员83帮助企业培养科技人才150人。

二、科技人才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科技人才队伍结构有待进一步优化据人社部门统计,职称结构来看,全盟共有中级职称专业技术人员4729人,占全盟人口1.97%;高级以上职称专业技术人员2145人,占全盟人口0.89%。我盟本土高层次科技人才数量少,十二五以来,柔性引进的各类创新型科技人才也不多,难以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对创新型科技人才的需求。

(二)科技人才队伍的创新能力有待提高。专利是体现一个地区科技创新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近年来我盟的专利申请量、授权总量呈逐年增长趋势,但最能体现科技含量的发明专利数量不多。十二五”期间,全盟专利授权总量为  98件,其中发明专利授权量仅为12件,万人拥有发明专利数仅为0.5件,较自治区考核指标相距甚远。

(三)专业技术人员培养机制有待健全。作为西部欠发达地区,培养、壮大本土专业技术人员队伍,对深入推进我盟产学研合作有着不容忽视的作用,同时对引进高层次科技人员来我盟投资创业也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我盟大中专院校少,专业技术人员的培养基地也比较匮乏,进一步探索建立健全对专业技术人员培养机制的步伐有待加快。

(四)人才考核评价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对我盟引进、培养的各类人才缺乏个体差异化评价研究,没有建立起适合不同学科领域、行业特点的考核评价标准体系。考核评价手段相对单一,只注重静态考评,缺乏动态考评。对考评前、考评中、考评后的整个过程缺乏周密系统的制度设计和科学安排。

(五)企业创新主体意识不强。大部分企业经营管理者创新意识不强,企业参与科研院所供需对接会积极性不高,企业主要负责人对参加全区或全盟高层次人才经验交流会重视程度不够;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严重,企业创新缺乏融资渠道高附加值产品开发严重受到制约;创新人才偏少,人才分布不均,科技成果转化少,产学研结合不够紧密。

(六)科技创新基础条件相对薄弱。没有公共科研平台、重点实验室,公共信息网络体系不健全,科研仪器设备和信息技术不能共享,自主创新能力,原始性创新成果和自主科技品牌少高水平的科技成果少产品技术含量低现有新型研究院、企业研发中心等平台作用发挥不够明显。

三、下一步推进科技人才工作的改革措施

)创新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评价考核和激励机制。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尽快构建科学、合理、切实可行的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评价体系和机制,探索建立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评价的标准、方法和手段探索开展科技担保、知识产权质押等融资服务,支持科技成果通过协议定价、成立技术市场交易中心,可通过拍卖等方式转让转化;进一步完善与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与工作业绩紧密联系激励机制将科技人才的收入与岗位职责、工作绩效、实际贡献及成果转化产生的效益直接挂钩。

)推进柔性流动,吸引高层次人才。建立不同类型和层次的科技人才库,采取聘用、暂聘、借用等各种形式多渠道利用人才。建立高层次人才、急需紧缺人才优先落户制度。完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出台专利资助管理办法,加大对发明专利的资助力度,充分调动专利权人和成果转化实施单位创新积极性。柔性流动人才在受聘期间,在项目资助、奖励等方面享受与盟内同类人员的待遇。

)加强我盟急需紧缺科技人才和高技能人才的培养。加强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企业的合作,培养复合型、实战型科技人才,充分发挥职业院校、就业培训中心、众创空间的阵地作用,拟在阿拉善职业技术学院开设沙产业专业,为沙产业领域培养专业人才与宁夏畅通科技交流合作渠道,与宁夏大学建立人才培养长效机制,互派科研技术骨干学习培训,实现毗邻地区科技资源的开放互通、优势互补和共享共用

)在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引进、培养、使用、管理上求突破。紧紧围绕我盟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发展需要,把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的引进、培养使用工作与重大工程、重大项目的实施结合起来,以项目为载体、以政府为引导,优先在产业链重点环节培养引进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和团队在已建立的各类平台的基础上,完善各类平台的管理办法,用好、用活现有的平台和已引进的各类高层次人才。